悟見講座網頁站   微信ID:myoktw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查看: 1952|回復: 0

修道人的志節 錄自光明雜誌第19期

[複製鏈接]
345mp3 發表於 2011-9-27 15:39:00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修道人的志節 錄自光明雜誌第19期
 
編者:民國十九年,師尊師母同領天命,普渡三曹,迄今已
有七十年,期間原人上岸無數,也造就無數的白陽聖哲,可
說煜耀古今的一頁。
 
道從神州轉來台灣,又廣傳至世界五大洲,普渡盛況空前未
有。但現今道場,去聖時遙,大德者又紛紛歸位,古道德風
已不易復得,頗令有識之士憂心,惟恐道傳至末後,愈來愈
失去其尊貴的本質。因此,特選本文標舉一些大陸時期老前
賢的志節,以示其永恆價值。
 
又,本篇為演講稿的整理,為使段落大意豁顯,因此嘗試加
上標題,謹此說明。
 
一、前言
 
志節不是觀念,後學今天報告,不用那個角度來講,說修道
人應有那些志節,第一條、第二條、第三條,因為大家都清
楚了,什麼是志節。我們從進道場以後,懂了很多的道理
,所以我們今天就不要從見聞轉誦上注意,不要光講一些觀
念。可是,我們懂了很多以後,我們還是我們,這是一個問
題:﹁我懂了好多好多的德目,但是依然故我,沒有改變﹂
,為什麼會這樣?
 
二、道不是教來的!
  首先我們要了解一個觀念:﹁道不是教來的!﹂我教你,
實際上我沒有辦法教你,如果你的內心沒有啟發,教沒有用
。好比這個孝道,不是教來的:所以我們講孝道,可能講得
越詳細的人,可能都不孝。所以不是講的問題,是要啟發,
如果我們修道人內心啟發了、轉化了,他就有一個動力。
 
我們大家參加過纖悔班,有時候發現纖悔班的效果是短暫的
。他即使當時哭啊很難過、很感動,我們看過有人用拳頭打
地板,很激動,結果過了一年以後,又回到老樣子。所以雖
然感動,心裡地想要怎樣做,但他真正的啟發沒有,良知的
覺惺沒有。
 
三、學習前人,在於精神
  我們大家都是跟過前人的人,有一個要思考的問題||
我們都說要學前人,到底要學的是什麼,還是只是學一點樣子而
已?如果我們不懂前人的心是什麼個心,我們的心跟前人的心不
一樣。可能我們說跟過前人,學習前人,但因為心不一樣,
對前人行為的了解就不一樣,可能我所學的,只是前人一個外表
而已。在我們的道場裡,也有這個問題||你說你是前人的精神
,地也說他是前人的精神,結果出來的版本都不一樣。你說你代
表前人,地也說他代表前人,結果行為不一樣,因為沒有真正抓
到那個核心,只是一個外表比擬。
 
這裡面有個問題了:假如我們認為學的是前人當初的風範,實際
上只是學一個外表的話,那就會有個毛病﹁肯定我自己﹂||你
看我們,這是前人當初的樣子。其實只有那個外表,只有那個形
象,而前人當初那個﹁心﹂,他為什麼要做這個事,可能就不太
了解,或者是程度不一樣。
 
四、修道不求人肯定
  修道跟一般人不一樣的地方,就在這裡。一般社會上的人,
需要肯定,他們做事業的人沒有肯定,他就做不下去;他在機關裡
當官員,需要老百姓的肯定,沒有肯定他就做不下去,可是修道
不能要求人肯定,這是不一樣的地方。修道如果有太多自我的肯
定,這個人以後就變得不受教:我這麼好,還需要你講嗎?我這麼
好,還要如何?這個麻煩了,這就是不受教,將來一天一天離道日
遠。所以講志節,這樣子就沒有志節。此次來學講這個課,後學
心裡很志忑。因為自我反省很慚愧,有很多的缺欠。
 
自己想﹁對道體會有多少?﹂很有限,根本不夠資格來講這個課
。但是心裡又想,這是一個檢討自己的機會。五、道尊德貴的典
範後學來講第一個大題.﹁道尊德貴,自古皆然﹂。道是很尊貴
,古早至今沒有改變。道很尊貴,人在改變,﹁你看這時道沒水
準﹂,不是道沒水準,是人沒有水準,道從來沒改變過。
 
我們不要講五祖、六祖這麼遠的事情,我們講白陽時期的人,後
學講幾個故事給各位聽。後學聽到這幾位前輩的故事,每每都很
慚愧||人家都這樣,我們是怎樣;以前的人是怎麼樣修道的,怎
麼看待這個道,而我們現在是怎麼看待,我們來比比看。
 
(一)大徹大悟的夏前人
民國三十年,在天津有一位唐寡婦,先生姓唐,本身姓夏的夏
前人。她的先生留下一大筆的遺產,環境非常的好,每天吃喝享受
,抽鴉片煙,往往不到中午不起床。不過,這個夏前人有個好心腸
,喜歡佈施,常常辦救濟,做好事。
 
有一位張老前人武城也在天津
,就講了:﹁誰可以渡這個唐寡婦,功德無量。她是一個好人。﹂
有一位邱前人說:﹁後學去渡她!﹂,張老前人說:﹁你環境不好,你
渡不了她。﹂他說:﹁我求 老母慈悲,我可以渡得了她﹂,結果他
真的渡了她,他先渡她的兒子唐先生求道,後來就渡了這個寡婦求
道。
 
求道後,聽完三寶馬上講:﹁我從明天起,開始戒鴉片煙。﹂
現代醫藥發達,要戒鴉片煙可以打針幫忙,以前沒有,戒鴉片煙很
難。結果二十天的時間半死半活,鴉片癮來了,就在地上打滾,眼
淚鼻涕一齊來,很痛苦,她的傭人說:﹁夫人啊,抽一口好啦!太
痛苦了。﹂給她準備好要抽一口,她說:﹁絕對不抽。﹂就這樣又
痛苦又忍耐,二十天過去了,煙也戒掉了。
 
鴉片煙戒掉以後,馬上到佛堂跟點傅師說:﹁我要清口茹素。﹂馬
上立清口愿,立完愿
後,去聽研究班,聽了一個禮拜,立愿捨身辦道,所以她從求道
到立愿一個月,也沒有開法會。發了愿以後,不是像我們發愿以
後等時機,她馬上跟兒子講﹁你自己去想辦法,我們祖先的遺產
,我要捐出去,把整個大宅院,和所有的家產都捐給道場。﹂她
要捨身辦道。結果這個夏前人就到東北哈爾濱去開荒。
 
本來是那
麼享受的一個人,道親拿一點錢給她租了一個小房子,一個破舊
的房子,安了一個佛堂,她就在那裏住,在那裏渡人。從早上到
晚上,都坐在板凳上講道理,而且腰桿都是直的,這樣樹立一個
典範,那裏的道親,被她感動了,這麼堅強的一個人。
 
三年多的時間,不要講多少人求道,光清口的人就有五千位,這
是真正的改變人|清口哦!後來,有一天,她跟她後來提拔的一位
點傳師說:﹁我想要回去了。﹂點傳師以為她回天津,說:﹁前人您
什麼時候走?﹂前人說:﹁還沒有看日子,你叫道親都回來。﹂結果
道親回來,便為大家開了兩天法會,開完了,跟大家講﹁要好好修
道﹂。
 
開完法會,大家走了,她跟那位點傳師講﹁我真的要走,老
師來接我了!﹂這點傳師一聽慌了,老師來接就不是去天津。
點傳師說:﹁前人,您好好的,為什麼要走,身體好好的啊!﹂她說
:﹁要走了!﹂第二天就感冒,感冒以後就不舒服,大家回來看她,
一起吃飯。吃完飯坐下來跟大家講:﹁這個三期普渡互古沒有的因
緣,大家要把握,要好好地自渡渡人,好好修道,好了,再見了。
﹂手放下來,就走了。
 
這是民國三十三年的冬天,她走了,那個時候在東北是汪精衛政
權的管轄,叫偽﹁滿洲國﹂,跟國民黨是不來往的。她一歸空,
那天晚上就到天津總壇到壇批訓,叫﹁德惠菩薩,夏盛珍﹂。邱
前人一看,不對啊!夏前人在哈爾濱開荒,怎麼到壇了,以為是仙
佛要考人,所以把訓收起來,不敢拿出來。
 
以前那個時候沒有電
話通訊,滿洲國跟中央不通訊,人都不能來往,沒有消息。
經過了一個月,哈爾濱有道親回到天津報喪,邱前人說啊:﹁哪
一天歸?﹂把訓拿出來一對,就是那一天晚上,這邊歸空,那邊就
到壇了,這是一個真修的人。後來他們有從哈爾濱出來的人,說夏
前人歸空的時候,有幾萬人送殯,街上都跪滿了。那時候偽滿洲國
實際土是日本管制,日本政府覺得很奇怪,一個普通老太太死了,
怎麼那麼多人去送殯,這裏面有問題,但調查也查不出個究竟,就
不了了之了。那些道親真的好像是自己的母親死了一樣,這麼難過
。實際上她從求道到歸空,沒有幾年,可見,是個真修的人。
 
(二)大捨大得的盛前人
再有一位是哈爾濱的盛前人考斌。這位前人原來是哈爾濱的首富,
家裏環境很好,開了三家麵粉工廠。他以前信佛教,在佛教裡就是
佈施,做好事,大家都曉得他是一個大善人。後來機緣成熟,天道
傳到哈爾濱,求了道以後,他有一次到佛堂去,仙佛開沙,剛好是
老師到壇慈悲:﹁大捨大得,不捨不得﹂他看到了,像我們也常常
看到這﹁大捨大得﹂的訓文。他回去就跟女兒講﹁我們要大捨大
得。﹂他就把所有的麵粉工廠通通賣掉,自己一文不留,把錢全
部拿到佛堂來,交給他們的前人,邱前人。
 
那時候邱前人在哈爾
濱,一看這麼多錢,不得了,就好像我們現在講多少億,不知道
怎麼辦,就把錢拿到天津交給胡道長。這位盛前人,以我們現在
來講,如果有一個人行了這麼多的佈施,一定是很風光,到那裏
去,大家都奉為上賓。可是,他到佛堂來,他的前人跟他講﹁你
到佛堂來,要從打毛巾開始學。﹂他就在佛堂門口學打毛巾、端
茶,來的都是他的工人,他照樣打毛巾、端茶給他的工人。盛前
人全捨財產後,便常住佛堂之中服務,刻苦耐勞,對新道親一視
同仁,自己斟茶打毛巾招待成全,親切感人,哈爾濱道務因有盛
前人的領導,大大地宏展開來。
 
盛前人雖然為道盡力,備嚐艱辛
,但從無怨言,他其有慈悲心腸與精進修養,無論視聽言動,都
一絲不苟,可說德高望重,成為後學們的模範。民國三十七年大
考突起,盛前人奉張老前人之召抵天津。民國卅八年,共產黨來
了,把哈爾濱的道親抓起來,一萬多人,有一些前人輩也在其中

 
共產黨就請﹁跑掉一條大魚﹂,意即跑掉一個盛前人,他們要
抓這個人。盛前人那個時候快七十歲了,人在天津。他聽到此事
悲痛不已,就跟他的前人稟告:﹁前人,我有一個心愿還沒了。
﹂前人說:﹁你有什麼心愿還沒了?﹂他說:﹁我想要回哈爾濱。
﹂他的前人說:﹁不可以,出了火坑不可冉進火坑,因為去那裡
必死無疑。﹂他說:﹁我要去救他們出來,有好幾個前人在裏面
,我要去請,跟他們沒有關係,是我的事情。﹂於是他就跪下來
求,他的前人還是不同意,後來他請來幾位前人幫他求,求到張
老前人沒有辦法了,眼淚掉下來,點頭哭著答應了:﹁好吧,你
既然要這樣,就去吧!﹂前人答應,這位盛前人馬上站起來,高興
得不得了,他說:﹁太好了,太好了!我這麼大的年紀了,是一個沒
有用的人,我還有這麼好一個機會,去行這一個功。﹂
 
香港的吳前人說,那天他幫盛前人拿行李,送他去天津火車站,
吳前人在後面揹著行李,盛前人在前面走。吳前人一面看一面哭
,這麼一個老先生,一輩子為道犧牲,到最後還要自己去送死,
很難過地哭了起來。盛前人回頭看一看說:﹁你真傻,哭什麼,
你應該要替我高興,我有這麼好一個機會可以了愿。﹂上了火車
以後,吳前人把行李交給盛前人,盛前人拿了行李,跟吳前人交
待一句話,他說:﹁我們以後就見不到面,你修道了,要注意一點
,生死要拉平,生死不拉平不能修道!﹂
 
什麼叫不拉平?貪生怕死叫不拉平,生死要拉平,也就是看得一
樣重。結果,這個盛前人就坐上車去,一副哈爾濱,就到共產黨
的總部去報到:﹁你們要抓盛考斌,我就是盛考斌,我回來啦。不
過我來投案有一個條件,這一萬多人跟他們沒有關係,把他們都
放了,都是我的事情,我一個人扛!﹂聽說因此放了一半以上,有
三個前人本來要判死刑的,因為盛前人都頂下來,那三個前人就
改判成勞改。
 
共產黨抓著他在哈爾濱遊街,道親跪著滿街送,有
的用三寶,有的哭,有的磕頭,知道這個前人是個大好人。盛前
人後來講出來這個話,他說:﹁感謝大家來送我,我們將來天上
見!﹂盛前人又講了這八個字:﹁大家不要難過,﹃殺頭槍斃,
告老還鄉﹂﹂這樣很瀟灑、很了不起,是不是啊?這個話帶起一
個風氣。到了民國三十八年、三十九年、四十年,一直到四十五
年,槍斃了很多很多點傳師,這些點傳師都講他的話﹁殺頭槍斃
,告老還鄉﹂,他是第一個講這個話。
 
後來有從哈爾濱出來的人
講,盛前人要槍斃的時候,狂風大作,下雨打雷,共產黨不信鬼
神,可是看到這個,也有點害怕,所以,停了一下。然後公審三
次,叫道親去那裡問:﹁這個盛考斌是不是該殺?是不是有罪?﹂沒
有一個人說有罪,大家都跪下。共產黨一看不行,公審了三次,
都沒有一個舉手,於是就派了一些共產黨的幹部,進去在裏面,
再問:﹁是不是該殺?﹂裏面就有人說﹁是﹂,這樣才槍斃。槍斃
的時候,狂風大作,雷電交加,是有感應。
 
(三)絕對相信上天
這裡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||他們為什麼把道看得那麼真?這
個道在他們身上那麼真,到了後來,慢慢到了我們身上,可能
就沒有這麼尊貴了。所以很多人講,道越來越像宗教了,我們
要榮耀、要跟人家比,過去人不是這樣。所以我們想道尊德貴
,自古是一樣的,那我們是不是來發個心愿||這個道尊德貴
,要在我們身上讓它回復出來!這是一個志節。
 
因為當初,這位
盛前人,還有那位夏前人,他們把家產捐出來的時候,很多人
都勸他,連他們的前人都勸他:﹁你要留一點,不要通通拿出來
。﹂他一毛錢都不留,全部捐出來。夏前人、盛前人都講:﹁
我捨身辦道,這個身都捨了,身外之物的錢還留幹麼?﹂這個
精神,沒有一點點懷疑了,這是道尊德貴。
 
六、什麼是短暫?什麼是永恆?
第二個我們要講﹁盡孝盡於無生母,盡忠盡於彌羅天﹂,這是
三個觀念。盡忠,我們的目標是 無極老母,這就牽涉到後學要
講兩個||一個是短暫的,一個是永恆的。我們有一些人辦道
,實際上只在乎短暫,不在乎永恆。
 
(一)不為因果而行善
修道人應該要有一個觀念,就是﹁不為因果而行善﹂。今天一
個世俗的人,他要行善,是因為怕因果,所以要做好事。而我
們進入真理的世界,我們是一個傳道師或是講師壇主,代師傳
道、替師佈德的時候,不能再落在因果而行善。有些事情,看
起來吃虧,好像這盛前人、夏前人,把錢財通通捐出去,看起
來吃虧,吃虧的事要不要做?這是看你從短暫的或永恆的角度
來衡量。
 
(二)不為宏展而辦道
再來,如果﹁為了宏展而辦道﹂,我就要用方法,用很多技巧
,只要宏展就可以。所以,才有那些拉人家的後學,破壞人家
的道場,說人家的是非,儘量減低人家道場的向心力的事。這
道場向心力沒有了,我才有機會去拉他後學,這是為了要宏展
。為了要宏展,可以用很多的心機、用很多的方法,但那是短
暫的。因為不論我們有多少的後學,將來一歸空叫﹁萬事皆空
﹂,自己要面對自己,我們的生涯自己要去面對。如果我們這
一生有很多後學,可是我一輩子都在用心機,可能我﹁真﹂的
程度不夠。
 
(三)養真
所以祁前人晚年的時候,有一次天恩宮辦母親節書法展,有一
些書法家送了作品來參展,裏面有一幅寫了兩個字而已,小小
的,叫﹁養真﹂,祁前人就把這一幅拿了起來,擺在他的臥房
裏面。他到了晚年的時候,就是這兩個字﹁養真﹂。我們年紀
越大,修辦道越久,越曉得這兩個字不容易。怎麼樣不容易?
如果我們想要宏展,這兩個字有的時候會違背。但是我們要想
,我們在乎的是永恆,還是短暫,這是一個問題。
 
(四)人前顯貴與真功實善
所以,如果是短暫的,我們會想要什麼?|﹁人前顯貴﹂。
人前的顯貴和人的肯定,是很多人追求的,而我們修道辦道的
人,是不是還在乎這些事情?誰都肯定你,不表示老天肯定你,
不一定啊!你看,有的人在世活得很好,一歸空,大家猜想,應
該是一個大菩薩,結果,關在天牢,這是一個值得警惕的事情
。所以,短暫來講,是人前顯貴,人前的肯定,永恆的是講﹁
真功實善﹂、﹁良知的覺惺﹂,就是自己有一個覺惺的心,不
是做出來的。我要做好事,和我能做好事,我能幫助你;有一個
﹁我﹂。我很能幹,你辦得不好,我可以幫助你,我可以給你
恩惠,我來教你,有一個﹁我﹂。這不是﹁良知﹂的發露,是
意識心,也就是人心。人心可以做好事,也可以做壞事,不是
那個良知本性。
 
(五)了了有何不了
良知本性絕對不曾做壞事,而且絕對沒有善惡,他就是這樣做
,做了就放下。有人到四川成都一個文殊菩薩的廟,那個廟門
有一個聯很有意思:﹁看了便做,做了便放下,了了有何不了
﹂。我們修道就是這個樣子:看了便做,做了便放下。可以幫忙
的,我們就幫忙,幫忙完了就放下,﹁什麼是都沒有﹂,了了
有何不了。這是良知的覺醒,這叫真功實善。
 
祁老以前常常講
,修道的人如果不守原則,辦道的人如果不守原則,可能連社
會上的人都比不上。因為不守原則,會不擇手段,叫無所不用
其極。所以祁老以前常常講:﹁道是老天的公道,不是私道:
沒有公心,沒有一個坦然的心,盡做一些私下的事情,怎麼對
得起天?﹂但是,如果要求人前顯貴,要求人的肯定,就會想
辦法用心機,來鞏固自己的地位。要求顯貴,在道場上如果一
直地位不高,自己會擔心「我」讓別人看不起,人家看不起我
,所以我要想辦法「本來私下受罪,人前顯貴﹂,私下受
罪是一種修煉,但不是一種培植自己實力的手段,不是我要培
植什麼才幹,才能夠讓人家肯定,這是不一樣哦。人家所肯定
的是一個外表,是你表現出來一個的東西,於是你就要想辦法
用心機,去爭奪後學,道場有不少這種事情。
 
譬如這個張先生認識了一個人,這個人是個大老闆,是一個大
企業家,他們認識十年了,張先生渡他渡了十年都還渡不來。
有一次吃飯介紹給道親也是生意上的朋友李先生認識,他們認
識才一年不到,這個李先生趕快地、偷偷地帶這個董事長去求
道,這叫﹁先做先贏﹂,是不是?以前的人最起碼,要知會一
下|﹁張兄啊,董事長他答應要求道,明天我們這裡要辦道。
﹂現在沒有,先把他的身份證弄下來再說,先有ID卡以後,引
保師、點傳師都定下來,這樣,就不可改。這麻煩了,這是搶
後學,這個在乎的是短暫,不是在乎永恆。
 
(六)談見聞的多,談修行的少
 
有一位點傅師講得很有意思:我們點傳師在一起,不管多久沒見
面,或者是常常見面這樣聽啊聽,談見聞的很多,談修行的很
少。是不是大家在一起都談見聞|﹁我去哪開荒,我去哪辦道
,我有碰到什麼人,仙佛怎麼顯化,那一次法會仙佛如何如何
﹂,都是談見聞比較多,很少談修行。
 
談見聞裡面,我們可以
眼旁觀,這個講的人,非常地得意是不是?你看仙佛專門在我這
裡顯化,我渡到什麼樣的人物,我碰到什麼樣的事情,甚至於
比方說在很艱苦的地方,像印尼像大陸啊,我用什麼方法脫困
,我用什麼的方法來辦。講的人口沫橫飛是不是,聽的人是想
﹁我要超過你!﹂舉例來說,你談某次法會,多麼好、多顯化,
聽的人聽了半天會問一句話:﹁你們一班多少人?﹂他說﹁五十多
個人﹂﹁那樣哦!﹂五十多個人,這樣不夠看,說一百多個人,
﹁哇!不少、不少﹂,不少的意思是﹁下一次我要兩百,我要超
過你﹂。
 
好比我們蓋一個大佛堂,佛堂很大,去參加落成的人
很多,你去看了,如果在乎短暫的,也就是人前顯貴的,會說
:﹁我們辦道不能輸給人家!﹂如果存這種心的話,他去到那裡
,說﹁王點傳師啊,恭喜﹂,恭喜是一回事,眼睛一直在看,
睜得大大的,問幾坪?﹁五十坪﹂,以後跟講師講:﹁我們要七
十坪﹂,實際上這是一種比較的心,一個計較的心。大家想,
這裡面根本是一個嗔心,不是道心。﹁哇!蓋得不錯﹂﹁你沒看
,那佛像做得怎麼樣,沒水準!﹂根本是嗔心,不是道心。這
是比較出來的東西,因為比較、計較,所以嗔心用事,嗔心用
事的人,見面不會談修行,只談見聞。這種人談見聞,可以談
上一天,談修行,講不下去。
 
(七)天理與人情
有些人為了要爭取別人的肯定,最會用的辦法就是拉關係,這
叫人情的籠絡。以前,我們道場剛剛出去開荒的時候,為了一
件事前人很不高興。因為有的點傳師會帶一點小東西出去,台
灣的東西花八十元一百元,買小東西,一個一個人送。那是新
道場,剛剛才開的道場,道親根本不曉得什麼是﹁道﹂,結果
那些道親就會選點傳師哦,那個張點傳師來比較好。問前人
,那個張點傳師什麼時候來?前人本來還不知道,後來知道了,
把這個點傳師叫來:﹁你們這個是做人情,你送東西,讓以後
別人去怎麼做?﹂他說:﹁你不是在修道,你是在籠絡道親,做
人情。﹂所以這個是人前顯貴,一個想要人肯定的心,這是短
暫的,而良知的覺醒才是永恆的。
 
(八)趨吉避凶,清洪雙享?
我們再講一個短暫的觀點:﹁趨吉避凶,清洪雙享﹂,這是多
好的事情。能夠趨吉避凶,這個修道辦道永遠都是福將,走到
那裡都沒事情,道親都賺大錢,這個人不得了,人家想,你就
是菩薩再來,是不是?而且可能是財神爺轉世。這是一個觀念,
趨吉避凶,清洪雙享是短暫的。
 
永恆的是什麼,﹁時窮節乃現
﹂及﹁歸根認母﹂。我們要求的是歸根認 母,不是清洪雙享,
我們沒有這個心。可能是你的命是清洪雙享,但是你的心不在
這裏。就好像文慈菩薩,我們很多的老前賢都講:文慈菩薩其
實是不需要那麼苦,她可以享受一點,只要她開口,她可以一
享受。但是她絕對不開口,她寧願過那種艱苦的日子,而不要
清洪雙享,這是一種志節,是不是?
 
(九)不為躲劫而行功
所以,如果從趨吉避凶的角度來修道的話,他就會想到要﹁為
了躲劫而行功﹂,劫煞要來了趕快行功,這個行功的心是什麼
樣的心,做生意的心。
 
第二個是對天時的猜測,說一九九九年
這個時候很危險啊,你們趕快要行功,趕快要渡人。行功渡人
本來是該做的事情,但是我們給他一個特定時間,說你如果不
這樣的話,可能就完了。那麼道親是一個躲劫行功的心,不是
慈悲心,這個不一樣,私心與慈悲心,這差異何其大啊。
 
(十)時窮節乃見
剛才我們講的盛前人,他可以沒有事的,但為了救道親,他回
去送死,那叫﹁求仁得仁﹂,他要救道親,這是﹁時窮節見﹂
。他走的是這樣的一條路,我們將來也很可能會碰到這個路,
因為將來時局怎樣,我們也不知道。現在好像不用子彈,用美
鈔就可以把人家打倒了。所以,不知道將來有一天,我們碰到
這樣的事,在那時﹁窮﹂的時候,見不見得到﹁節﹂?這是一
個問題,我們今天講志節,能不能見到﹁節﹂?這個節操不是一
個激情的事情||好,我去死,沒關係!不是這個樣子,你到時
看看腳都軟了。那是平常的素養,他平常就是心心念念,都不
離開老母。所以他講殺頭、槍斃、告老、還鄉,對他來說完全
自然而然,是一個永恆的歸宿,不是短暫的追求。所以,若是
短暫的,如在這人世間榮啊辱啊,這是不要緊的事;你看得起看
不起,都不要緊,人看不起不要緊, 老天看得起就好了。這個
觀念不容易,因為你活著,很多人會給你刺激的|﹁辦得如此
,這麼沒水準!﹂不要緊,你看不起沒有關係, 老母看得起就
好。這個觀念不容易,好像我們剛才講的盛前人,他就是這個
心。
 
十一、從容殉道的何老前人
我們早期道場有一本書叫﹁道學新論﹂,是一位何老前人憫文
寫的。共產黨來到四川時,他留下來了,他叫道親通通走,自
己留下來,他要頂劫。他說,他在老母前面立了愿,他要用他
的生命替眾生頂一些劫,他看到這一場災煞太大了,他是歡歡
喜喜地去頂劫。所以他把道親通通趕走以後,他在佛堂等共產
黨來。共產黨的槍兵來了,他去開門,說:﹁大家太辛苦了,
進來喝茶。﹂那些共產黨說:﹁我們不是來喝茶,是來抓你的
!﹂他說:﹁我知道,我會跟你們走,喝杯茶再說。﹂喝口茶後
,立即跟著走,一路上談笑風生,歡喜得很。
 
走在路上,這個
共黨書記問他:﹁你可以走,你為什麼不走?何先生,你知不知
道我們來了,你就活不成了。﹂他說:﹁我知道﹂,他講了一
個觀念:﹁我修道多年了,覺得自己還有一個障礙末去掉,這是
一個障礙︵指肉體︶我要藉著今天,藉著你們,要感謝你們,
幫助我把這個障礙除掉!﹂這了不起啊!所以,到了槍斃現場,一
般都是槍兵拿一枝卡賓槍在後面,叫死刑犯跪下,才開槍是嗎?
這位何老前人轉過身說:﹁你不要在後面,你瞄不準還麻煩。﹂
叫那個槍兵到前面來:﹁你到前面來!﹂把那個槍兵嚇壞了。從來
沒有看過一個死刑犯這樣的,叫這人到前面來,槍兵來了站得很
遠,又說﹁你過來,不要站那麼遠﹂把他的槍抓著,抵著自己的
心臟,對槍兵說:﹁跟你講,這裡是心臟,對準這裡,一槍就好
,又省子彈!﹂從頭到尾,歡歡喜喜談笑風生。要扣板機的時候,
跟這個槍兵講:﹁我看你比我年紀小,我叫你老弟。老弟啊,你槍
斃得了何憫文,你槍斃不了『我』!好,開槍!﹂叫他開槍,催他
開槍,這個槍兵傻住了,那有這種人?就開了一槍,倒下去。所
有的共產黨軍隊的師長幹部通通站起來,把帽子脫下來給他鞠躬
,你看了不起啊,他們說:﹁沒看過這種人,嚇死人!﹂有這種人,
這是我們這裡講的,時窮節見,歸根認母。
 
我們如果整天想著要
趨吉避凶,要好運,不曾像他這個樣子,到時候趕緊溜,對不對
?當然,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去,因為沒有那個條件。像何老前人
,在當時地也有些點傳師,點傳師都說要跟前人在一起頂劫,前
人說:﹁你們走,你們不夠資格頂劫。你們有你們要做的事,趕快
走:你們把道帶在身上,走到哪裡,道帶到哪裡去!﹂他頂劫,並
不是說故意去頂劫,但是這是一種精神。將來我們不論走到哪一
個角落,會不會有這一天,不知道,如果真的到這一天,能不能
表現出來節操,這是一個問題,是不是?
 
八ˋ鍋巴的教訓
提到這個天時,聯想起後學所聽過別組線道場發生過的一件事情
,值得我們警惕,這是一種趨吉避凶的想法。四十八年底的時候
,仙佛就批了一篇妙訓:﹁時至七七四十九,有大災難﹂。有些點
傳師就把這篇訓文,解釋成民國四十九年要出大災難,訓文是這
樣看、那樣看都可以的,你存有這種心,就這樣看了囉!
這樣看就解釋成﹁不出三年,會有大災難出現﹂,台灣會死得沒
有剩下幾個人,怎麼辦呢?就鼓勵大家趕快清口,趕快開佛堂。
 
那時候每一天都有人清口,每一個禮拜最少開五間佛堂,很多
人開佛堂,很多人清口。還有很多人覺得錢留下來沒有用了,
趕快拿去布施,拿去佛堂行功。也有道親把這消息傳出去,他
們的親戚朋友,就把錢拿出去花了。然後點傳師又說:﹁災劫來
的時候,這三年我們要躲劫,可能我們沒有食物可以吃了,外
面的東西都污染。﹂於是就開始煮鍋巴,曉得嗎?飯把它燒到最
後一層,變成鍋巴,然後統統把它晒乾存起來,把一袋一袋的麵
粉袋都裝滿了,整個房子都屯積晒乾的鍋巴,每一家都存鍋巴,
打算那個時候躲災要用。結果四十九年沒事,五十年也沒事,五
十一年沒有事,五十二年還沒有事,鍋巴都發霉了。後來,這些
人百分之九十都開齋,因為那樣子而清口的都開齋了,因為想躲
劫避難而設的佛堂通通都收起來。這是民國四十九年的事,這是
他們以前所受的教訓。
 
最近道場謠傳一九九九年是末劫年,他們
的點傳師說:﹁我們道場不敢講這個話,我們吃過虧。﹂他說:﹁
我們的壇主倒了八成,後來才重新再來。﹂這真的是一個問題。
基本上,要問你是什麼心,躲劫避難嗎?實際上我們修道不是為這
個來的,修道的目的是歸根認母,這裡一個叫短暫,一個叫永恆。
九、名聞利養壞道恨
我們希望把道開展出去,開展出去後,錢越多越好,有錢好辦事
。那麼,我們一旦得到錢財,或有得到人家肯定與讚賞,以修道
來講,這不是好事。老前人講:﹁你有名,你倒楣了!﹂可是一
般人不太容易看到這點,我們覺得修道,受到人家肯定、人家尊
敬|﹁O點傳師了不起啊!﹂這種感覺頁好,對否?所以,追求外
在東西到一個程度以後,經常就會看到一些比較傷感的事情。我
們有些人會貪供養,道親拿來的錢,我們認為沒有什麼關係,就
把它用出去了。前人輩都常講:﹁一塊錢,我們要把它當二塊錢
三塊錢來用,你有功;二塊錢三塊錢當一塊錢來用,你有過。﹂
這是一個斟酌哦!這是道親的錢,我們省了又省,想了又想,不
敢用出去,用各種方法來節省。這也是我們修道人很重要的觀
念,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。
 
十、絕不擔過的邱前人
我們再談那位邱前人,邱前人鴻儒天資聰穎,飽讀經書,講道鏗
鏘有力,慈心悲愿,渡人無數。後來受張老前人慈示﹁捨身辦道
﹂,即毅然決然放下一切,輔佐張老前人開班渡眾。當初邱前人
對其夫人表明心愿時,他的太太說:﹁你去辦道,去幫助前人,家
你不用管,我來管。﹂夫妻達成協議,這個邱前人就住到佛堂,
幫助前人開班講道,感動了很多人。
 
有的人知道邱前人的環境不
好,就送一袋麵粉到他家去。邱前人的太太不敢收,道親說:﹁
邱前人太慈悲了,後學盡一點心是應該。﹂就請她收下。後來邱
前人知道,就把麵粉拿回到佛堂,把這些送麵粉的道親請回來,
跟大家說:﹁你們不要害我,你們要了解,我們的關係是道親,不
是親戚,道親跟親戚不一樣,是不是?﹂他說:﹁我們的關係是道
親,我家裡的事情,你們不要管;你是親戚可以管我家的事,但
是道親不能管我家的事。我當初來辦道,我們夫妻講好的,你放
心,你不送這袋麵粉,我太太餓不死。﹂這是一個心,也就是只
可以行功,絕對不擔過,這是一個精神,也是一種志氣。
我們現代人比較大膽,也敢行功、也敢擔過,對不對?而過去的
人只敢行功、不敢擔過,儘管可能很苦|太太可能沒有米下鍋了
,太太要縫衣服洗衣服,很辛苦。但是,他說﹁這是他的愿,他
要了他的愿﹂,看起來好像不近人情,這是永恆的看法。短暫的
|可以啦,送來沒關係,不為過啦,我這麼辛苦,你送這點東西
來有什麼關係?這是不一樣的地方。
 
十一、信德的重要
﹁盡孝盡於無生母﹂,大家想一想,我們對 上天老 母,有沒有
絕對的信心?到末後有很多的考驗,比方說有很多的宗教先知都
出來了,有一些法門出來了,我們要學嗎?比方我是點傳師,學
會這個法,可能在辦道的時候,會更宏展,這是一個心|多學
一點。如果學念一個咒,這人有病,頭摸一下就好,這很好用
,我有許多招式,碰到問題時拿出來使用,人家會說:﹁這點
傳師好像佛祖一樣﹂,這樣辦道會恨宏展。為什麼會有這個心
?後學就檢討,對 老母的信心不夠,覺得 老母傳這個道給我們
還不夠,還要有別的東西輔助才可以,這是信德不夠。
 
如果我
們對 老母有﹁信德﹂,我們就會講﹁老天會安排﹂。好像老前
人在秀傳醫院住院時,後學去看老前人,老前人交代了一些事
情。最後又交代一句話:﹁不要管以後的事情,以後的事,以
後的人辦。﹂這是一個精神。
 
有一次,一位別組線的前人,去香
港找吳前人問說:﹁這個天命將來如何傳承?﹂吳前人說:﹁你
還能活幾年?︵他已七十多歲了︶你管這個事情做什麼?這個事
情有 老天做主,不要人管。﹂這個口氣跟老前人一樣,道不是
靠人去思想的。上次在香港,吳前人也講:﹁我們這一代的人
說,要為下一代怎麼去計劃,等到下一代的人超越我們,再看
一下我們替他安排的計劃,會說:﹃有夠沒水準!]﹂所以吳前
人跟我們老前人一樣, 老天安排好的,不用去管,他們對 老
天、對老母有絕對的信德。
 
十二、修真行正,萬教來歸
吳前人又講:﹁有一年在天津,老師到了佛堂,門口有一幅聯
|﹃一貫真傳平收萬數口,老師就問:。一貫真傳怎麼平收萬
教?]那些道長前人,紛紛跪下,不敢講話,老師說:﹃起來起
來,這句話要改一下。﹂老師慈悲改成﹁修真行正萬教來歸﹂
。修得真、行得正,萬教都來歸,軌把那句一貫真傳平收萬教
改掉了,以後天津的佛堂,就沒有那幅聯了。﹂所以說,我們
修得真行得正,我們要不要怕?因緣 老天安排,修真行正就好
了,這是一個永恆的考慮。
 
想說我這樣子辦,會不曾宏展?這是
一個短暫的考慮。老前人說:﹁你渡了一萬個人,有幾個真心修
道?﹂這是一個問題。不斷的求開花,這只是短暫,有幾個是悟
道,幾個是真正的改變自己?所以我們如果對 老母的信德夠,我
們就會想﹁道的主權是在天,不是在人。﹂我們在困難的環境,
不要管它;我們修道,念念不離 老母,不離上天。所以說辦道盡
心,怎樣叫做盡心,後學想﹁盡心就是念念不離 老母,念念不
離眾生﹂。我心不是在 老母那兒,就是在眾生這兒,這就是盡
心。其餘的事情交給上天安排,不要管。有的人修道有一顆害
怕的心,怕我辦不出來,怕我的環境比人苦,不要怕。我們娑婆
世界的人,不怕吃苦的,再苦再累的環境都可以過的,我們有
一句話說﹁人沒有吃不了的苦,只有享不了的福。﹂有
的福你享不到的,你享那個福,你要倒楣,不要高興。
 
十三、末後三大考關
我們大家這個信德要回復,對 老母的信德,絕對百分之百的信
任,沒有一點點的擔心,說:﹁將來我該怎麼辦?﹂將來 老母會
安排,不要管,我們只管自己修得真,行得正。因為到了末後的
考驗,有三個大方向:
一、是是非非,那裡都有。
二、七情六慾,這裡面就是錢財不清,男女不清,是不是?這有很多
的問題在裡面。
三、神通法術都出來了,很多法術,有為法都出來,啟動人的心,
 
這是末後三個大考窗。是是非非,你不要小看它,如果你在
乎的是短暫,你絕對會被考倒,論:﹁我不要出來了,把我說成
這樣,真難聽。﹂講得不好聽,你不出來能嚇倒誰?不出來就不
出來。所以老前人有時也講得很無情,有人喊﹁不出來辦﹂,
老前人說:﹁福小命薄。﹂這是一個永恆的裁斷。所以到了末後
,要過這些關卡要有志節,志節平常沒有去培養,到時候是顯現
不出來的、不易過關的。
 
十四、可怕的順考
後學最後講一些警惕的事情,我們大家互相來勉勵。民國三十八年
,師母到香港,很多大陸的前人,也逃難到香港。到三十九年,香
港滿街都是難民,過去在大陸是前人,逃到香港都變成難民。師母
一看,這樣不行,就在沙田買了一個宅院,建了一個養老院,對外
是稱養老院,實際是收留這些修道人的地方,有一百三十多個前人
,全部都在那裡。師母說:﹁大家功德有餘,火候不足:要考驗火
候,不然將來回不了天。﹂這是一個很妙的考驗,三十九年冬天
,師母宣布香港止渡,用﹁止渡﹂來考。你看我們每天都忙得不
得了,現在突然說一聲﹁停止﹂,停止就要倒了。這些大領袖,
師母說要考火候|止渡,師母說:﹁後天為主,先天為輔,大家
都出去賺錢,出去做生意。﹂這些人離開了道場,又回到名利場
,這個不容易,沒有志節的就守不住了。
 
這裡面有很多辦過大事
的,例如有一位前人,曾跟過老師辦道的。老師說:﹁你不要老
是跟著我,去開荒!﹂他說:﹁去那裡開荒?﹂老師說:﹁地圖在
那裡,你自己去找。﹂中國大陸這麼大,他指了一個地方,覺得
這個地方不錯。於是老師就讓他去那裡。後來他去打聽一下,不
得了,那個地方有兩百萬的天主教徒,他就跟老師跪下說:﹁弟子
不能去那裡,那裡天主教徒太多了。﹂老師說:﹁不要怕,派一
個大仙去助你。﹂派人看得到,派大仙看不到的,他問老師:﹁
是派那一位大仙?﹂老師說:﹁派武訓大仙去助妳。﹂老師一句話
就封了武訓為大仙。
 
他去那地方以後,租了一個房子,開了一間
佛堂,渡不到人,心情很鬱悶,說要派大仙來,也沒見到。一段
時間以後,有一天早上,聽到門口有很多的人在那邊交談。這些
人怎麼來的?都是被託夢。大仙給他們託夢說:﹁你們不是要等耶
穌再來嗎?跟你們講耶穌來了,救世主來了,住在那裡,門牌幾號
,你們看清楚這個人長什麼樣子。
 
﹂一下子,有一百多個人被託
夢,去到佛堂那裡,這個前人心想,外面怎麼這樣吵?結果打開門
一看,大家通通跪下說:﹁救世主救我們。﹂就這樣子,大概三
年時間,廿萬人求道,變成一個組線,開大佛堂。所以,這前人
辦了很多的大事,很有才幹,也很有根基。現在就講志節了。後
學講這個故事,不是針對人,我們自己到末後的時候,要勉勵、
警惕||不是說辦過大事的人,將來就守得住。後來到了香港,
師母宣布止渡,這位前人就開始去做生意。做生意之間要和天主
教徒合作,生意愈做愈好,越做越順,後來為了方便,就改信天
主教。
 
信了之後生意更好,這還沒關係,後來還娶了一個姨太太,他原
來的太太在大陸沒有出來,因為他跑出來,他是一個有名之人,
共產黨抓他抓不到,就抓他太太,結果他太太因他而頂劫。而他
卻在香港娶了一個姨太太,娶一個姨太太還不打緊,又娶了第二
個姨太太。然後要娶第三個的時候,這第三個是與黑社會有關係
的,結果把他的腿打斷。他自己也覺得沒有面子,就到香港旺角
那邊跳海,結果沒有死,被救起了,報紙又刊了一篇,全香港人
都知道,議論說這個前人怎麼這樣?他也沒有臉再活下去,後來
也不曉得到那裡去了。
 
十五、唯志節乃永恆
後學聽到香港英前人講這件事,心裡覺得很可怕,到末後並不是
說辦過大事,根基很深,跟過老師的人,就一定守得住,這是一
件很危險的事情,所以我們今天講﹁志節﹂非常重要。但是這個
志節不是你想就可想出來的。我相信這個前人一定是了不起的人
,你看他是個能辦大事的人,跟過老師的人,但內心沒有真正的
啟發,平常沒有素養,到那個時候沒有用,講的話就叫做﹁原形
畢露﹂,多麼可怕!
 
吳前人說:﹁像這樣的例子在香港很多,這是
順考;顧後天不顧先天,這一頓考,很多人就順下去了!﹂吳前人
講那個時候,環境真的是很差很差,吳前人去做馬路工人,扛
水泥。師母一看,大家實在是辛苦了,就把錢拿出來,說大家
可以把錢領一點回去,勉強過日子,一人領一兩金子回去。吳
前人說:﹁我們到現在心很安,我們沒有去領過一次。雖然生活
很苦很苦,還是過來了,不但過來了,我們還存了錢,買了一
間佛堂,現在想一想,心很安。﹂這是一種志節。我們大家都
是一家人,要互相勉勵,愈到末後,愈要有志節,腰要挺起來
,要有骨氣,人沒有受不了的罪。永恆看重一點,短暫的,沒
關係就讓它過去,沒有過不去的。這些是後學很不成熟的一點
報告,也是自己勉勵自己,若有說得不很恰當的地方,請大家
多指導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悟見講座網頁站 微信ID:myoktw google-site-verification=6ij7kFXPFawzrQw9kXd_FVRWASmY5mHnEEE7CbSnLNc

GMT+8, 2022-11-30 18:54 , Processed in 0.057896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Free Web Hosting